第2章 她是姐姐的药

傅祁礼!

她心头一震。

她是在乡下长大,可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丫头,对云城的时势,还是有所了解的。

这位出身傅氏豪门的太子爷,如今才二十五岁,已经是云城商界的大鳄,大名鼎鼎的人物。

可他一向深居简出,几乎没在媒体面前露过面,她自然认不出他。

难怪林家这么急着将她接过来,是因为这位豪婿。

“你误会了,我要救的人,是她,自然要收林家的钱。”说着,她转眸,看着林氏夫妇。

傅祁礼眸光一震,便沉默下来。

林瑾瑜将他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,眼底闪过一丝恨意。

“好了!钱给她。”林广南开口,向身边的妻子,脸色阴沉。

刚刚的一番交谈,已经让他觉得很丢脸了,不能再让宋长禧再说下去。

赵玉仪瞪着宋长禧,脸上扭了扭,她想要钱,她偏不想让她得逞,可也不能因小失大。

“李嫂,去书房取张支票来。”

不一会儿,佣人取来支票,她签了,再让佣人递给她。

宋长禧接过,看了一眼:“一百万?”

“等手术后,会给你另外一百万。”她压着心中的不悦,淡淡地说道。

她将支票收了起来,起身就走。

“妹妹,你要去哪里?”林瑾瑜站起,焦急地想要挽留。

“要手术的时候通知我一声,我不会食言。”

“姐姐不是这个意思,外面天已经黑了,你……”

她根本不听她废话,阔步而去。

刚到门口,“呜”的一声,一辆大型儿童车横撞过来。

好在她眼疾手快,一下子退回来,才避让开。

“你就是我的那个乡下姐姐?”儿童车上,五岁的孩子抬着头,一脸傲慢鄙夷。

她怔了怔,看着他与父母有些相似的眉眼——

这,是她的弟弟!

她母亲这几年才生的儿子,林景耀。

她刚要开口说话。

“你真脏!真丑!”小孩子上下打量着她,满是践踏侮辱:“你的鞋,都把我们家地板弄脏了。”

她抿住嘴唇,低头,看着自己的脚,小白鞋上的确有些泥。

她身上穿的,也是洗白的米色衬衫,和蓝色牛仔裤,与林家这座奢华的别墅格格不入。

这个孩子,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像她这样穿得寒酸的人。

她莞尔一笑:“是啊,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一点。”

说完,她从一旁跨步出了门,往外去。

穿过别墅花园,走过大铁门处,她回头,沉沉地看了一眼。

正值七月盛夏,园中奇花异草郁郁葱葱,出了大门,她的眼睛就红了。

十五年前,林家举家从遥远的安远村,迁到云城,却独独将她扔在村里。

那时,她刚给林瑾瑜移植了骨髓,身体虚弱,着了凉,发了高烧,生了场大病。

如果不是同村的宋奶奶将她带回家,又请了医生给她治病,她可能当时就死了。

病好之后,宋奶奶就收养了她。

那时候,她已经八岁,却连名字都没有。

不,母亲和家里的人,都叫她死丫头。

是宋奶奶给她起了个名字,宋长禧,寓意将来多福多喜。

她后来才知道,姐姐一出生就患有白血病,那个时候,林家很穷,和姐姐配对的骨髓也很难找,父母为了给姐姐移植骨髓,就生下了她。

所以,她一出生,就是姐姐的药。

那时候,计划生育很严格,父母也想要再生个男孩,就把她扔在乡下,全当家里没生过她这个女儿。

十五年了,林家早已飞黄腾达,对她却不闻不问。

直到一周前,林家的佣人找到安远村,说林瑾瑜的白血病复发了,需要再移植骨髓,她才又和这些人见面。

-/-

上一章 下一章

更多好书

半寸光阴半寸心

正文卷

离线缓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