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“玉娇,你怎么能说你的主子是畜生呢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吃死人肉的,抬进来。”

门外两个太监把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抬了进来。

虽然他被毁容了,可是从纹身看,秦玉娇一眼就认出来,他是自己的亲爹。

想到吞咽下去的人肉竟然是亲生父亲的,秦玉娇趴在地上拼命抠着自己的喉咙。

顾青山立刻命人将她手脚绑住丢到床上,全身扒光上了药之后,他走到秦玉娇的身边居高临下的说道:“今日朕大婚,偏偏玉媚的身体还虚弱得不能侍寝,还是你代劳吧。”

“你要干什么?顾青山你别过来,你别恶心我!”

“恶心?你不是对朕的身体很喜欢的吗?你曾经说过,为了朕,你什么都能做,怎么能食言呢。”

顾青山扑向她,将浑身是伤的秦玉娇压在身下。

后面的事,几乎是水到渠成,衣服被粗鲁的扯破丢弃在秦老爷子的身旁,炙热的唇吻过她的锁骨,烫得她浑身颤抖不止。

当着秦老爷的面,他暴虐的冲击着她,秦玉娇疼得抓紧身下的床单。

……

这一晚皇宫的鞭炮锣鼓响了一夜,天禧宫的呻吟和尖叫也响了一整夜。

顾青山从这天开始,三个月再没有踏入天禧宫半步,秦玉娇因为被幽禁,伤势好了后也只能每天定时在天禧宫的院子里面转着。

“玉娇。”

她脚步停下,这个世界上会叫她名字的人,现在除了顾青山以外,只有……

果不其然!

秦玉娇转身看向大门,一个锦衣玉服的女人华贵无比的出现在宫殿门口,精雕玉琢的小脸上透着粉色的红润,一颦一笑间都好似春风般温柔。

“玉娇,我终于见到你了。”她笑意嫣然地款步走近:“皇上本不想本宫来的,都是太医说妹妹身子恢复太慢,出于关心,还是让本宫来了。”

“关心?”秦玉娇慢慢走过去,抬手用力的给了她一巴掌。

秦玉媚也不躲开,结实挨了一巴掌捂着脸说道:“姐姐,何必动这么大的气呢,妹妹也是关心你埃”

秦玉娇抓住她的衣领骂道:“你如今是皇贵妃了,他也未曾娶后,在后宫影响力最大的便是你。为何你不劝他,你知道秦家被灭门了吗?你知道父亲是怎么死的吗?”

秦玉娇越说越激动,正在情绪亢奋的时候,被秦玉媚抓住手腕轻轻一掰,秦玉娇差点跌倒,又被秦玉媚紧紧抓祝

她的武功不高,此时面对秦玉娇这样武功废掉的人,却是足够了。

“姐姐,秦家被灭门我当然知道,这是我做的啊!”

“你……”

秦玉娇呆愣的看着她,原以为她是自己的妹妹,也是秦家的一份子,现在她却不知道怎么说话了。

“明明都是秦家小姐,为何父亲把我嫁给一个痴呆联姻,却想让你做皇后?难道只因为你是嫡出的,就比我天生高贵?我母亲是怎么死的,我是怎么在那个智障手下苟延残喘的?这些,你们都知道吗?”

说到愤激处,秦玉媚表情渐变得狰狞而失控:“他也是我亲爹,却反对皇上娶我,新帝登基罢市要挟他娶你,凭什么?他根本就不配做我爹!”

顿了顿,秦玉媚精致的小脸几度扭曲后,忽然低声对着秦玉娇耳语:“其实最重要的是,他知道是谁把皇上从雪山背回来的,又是谁衣不解带的在别院照顾他半个月等他苏醒。

爹还知道是谁为了给青山求药,去敌国低三下四求来了药,更知道是谁在求来药之后倒下在家里躺了半个月才下床。”

秦玉媚步步紧逼,秦玉娇步步退后。

-/-

上一章 下一章

更多好书

冷月风华俏佳人

正文卷

离线缓存